Translate

2020年7月29日 星期三

青蛙與人猿

香港在三個多星期沒有本地新冠肺炎病例後,忽然確診個案暴升。

昨天做了一個夢,細味一下很有意思。







女兒的房間有一排窗戶,眼看差不多都已關上,只剩下靠右第二個窗沒有扣上,留下一條幾乎察覺不到的縫隙。


這時候,有一隻青蛙突然從那縫隙橫身攝入屋內,它全身青綠色、有一種黏膜包裏的感覺,看着雖不可怕,卻教人雞皮疙瘩都起來。牠落在窗台前的書桌上,書桌上有一只大烏龜,青蛙似乎對牠不感興趣,只是再往前一躍,眼看就要消失在某個角落,卻不知怎地,忽然又從同一個窗的窗隙攝身離開。

我有點擔心牠會再打道回來,心想要把那只窗關好。




 這時我先生正站在那間房書桌前,我卻站在房門外,我沒有開口讓他把窗關上,只打算自己去關,即使心裡有點害怕


就在這時候,有一隻體格魁梧的人猿在窗外活動,我看不見牠是怎樣站立於半空中,只看見牠正迫近窗戶,我害怕,不敢走近窗戶,打算待牠離遠一些,就迅速把窗關好。然而牠並無離去的意思,反而拉開那個有留有罅隙的窗戶,提起腿便走出來




牠一進來使把我先生壓倒。我立即奔向廚房,把廚房的門關上,因為女兒正在廚房內不知弄什麼,我心裡明白那人猿很可能會折磨一下我先生,但不會弄死他。現在我最重要的是保護女兒


想必那人猿力氣很大,於是用背部緊緊壓著關上的門,果然,那猩猩來到廚房門外,想推開門進來,我只能盡力頂著,需然不知道牠會幹什麼,但很清楚絕對不能讓它進來。放眼察看廚房的窗戶是否已關好,但靠近門的位置不能看個清楚。不一會兒,我感到那人猿又離開了,而且離開了房子


忽然,我又回到女兒的房間,看到那個先前躺開的窗戶已經關上


這時侯,人猿又再一次從窗外走近,讓我驚訝的是,牠已經學懂從窗外把已關好的窗戶打開

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

天然色彩和仿製色彩Hue

當顏料的名稱尾部加上Hue這個字,代表這是仿製色——模仿某種色彩調配而成。


仿製色不一定較天然色的質素差,就等於買來的是經過調配的顏料而已。質量較好的品牌,會在瓶身標注是使用那幾種顏料混合而成,方便在使用該仿色再調配其他色彩時可以掌握得更好。


理論上,所有色彩都可以透過混合三原色產生,但在現實中,有些顏色調不出來的人透過眼睛所看到色彩的明暗度,相對塗抹的顏料更廣闊,當我們抬頭望向亮白的天空,那最光亮的白,是我們從瓶中、管中擠出來的白所無法觸及的,那些繪畫超真實作品的畫家,必需使用對色彩學的認識和技巧搭救。我發現那些用顏料調不出來的色彩,有些就是因為其色彩在光感上有更微妙的變化。



Permanent Sap Green WINSOR & NEWTON (Professional) 

Sap Green Hue    GOLDEN

 

當光線照射時,Sap Green 的彩度有很微妙的變化層次 , 即使高質量的Golden Sap Green Hue,也不能達到這一點,兩者的色感表現上有一定差距,仿色層次明顯較少,色相亦顯得較暗





Permanent Alizarin Crimson   WINSOR & NEWTON (Professional)

Alizarin Crimson HueGOLDEN

 

GOLDEN 的 Alizarin Crimson HueWINSOR & NEWTON (Professional)Permanent Alizarin Crimson,色相有很大分別,仿色只能到達層次的深度,卻仿不了層次中的淺度 。然而從作畫角度來説,主要考慮的還是,這是否你需要的色彩。

 




Prussian Blue  LASCAUX (Studio) 

Prussian Blue Hue    DALER ROWNEY (System 3)

 

較極端的例子,用LASCAUX (Studio)和學生級別的System 3作比較,Prussian Blue,LASCAUX (Studio)的色彩層次明顯較豐富自然,一如大部分質素好的顏料般,而System 3卻完全沒有Prussian Blue的感覺,這和質素有關,同時也反映在價格上,LASCAUX的價格是System 3的兩倍

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

不同品牌有不同色相

選擇顏料,考慮到的通常是從質地的光滑度與濃稠程度、色彩的純度和強度持久性和耐光性及乾燥後的效果等,這就等於在搜索不同牌子的屬性。





近年的作品,基本上主要都是使用塑膠彩 (Acrylic / 壓克力顏料 / 丙烯顏料 )。


從前喜歡什麼牌子也試用一下,家中的顏料立立雜雜,就把同色調的堆在同一個籃子內,紅色調子、黃色調子、藍色調、綠色調,及以黑白啡,工作的時候就從這五個籃子中尋寶去。日子下來,喜歡使用的顏料會添置,現在籃子內的只剩下三、四個牌子,主要使用的就只一個。其他不再新添的,很多其實質量也是挺好,只是個人的使用習慣和喜愛程度有分別而已。


選擇顏料,考慮到的通常是從質地的光滑度與濃稠程度、色彩的純度和強度持久性和耐光性及乾燥後的效果等,這就等於在搜索不同牌子的屬性,所以很多藝術家在找到合意的牌子後,很少會三心兩意


但很多時候,同一種顏料在不同牌子中會表現不同色相,可能A牌子的某種顏色表現較突出,但另一種顏色卻是B牌子更合心意。

 



Burnt Sienna 

WINSOR & NEWTON (Professional) 和 GOLDEN  AMSTERDAM (Expert)

上圖是三個牌子的Burnt Sienna ,色調各有不同。





Cadmium Orange   WINSOR & NEWTON (Professional) 和 GOLDEN 

兩者在明暗度上的差異

 

P.s. GOLDEN 的鎘質顏料 (Cadmium ) 在顏料名稱前的C.P. 或C.C. ,意思是 “Chemically Pure” 和 “Concentrated Pigment”,簡單説,就是使用了最高級別的鎘顏料的意思。






Naphthalene Red Light  /WINSOR & NEWTON (Professional) AMSTERDAM (Expert)

下方的顏料較上方的偏暖






Quinacridone Magenta / LIQUITEX (Professional)  GOLDEN (Heavy Body)

下方的顯色度更高





2020年6月23日 星期二

生命與死亡


生命和死亡本來就是一個套餐,有便兩者皆有,不能只要生命不要死亡。死亡就站在生命的旁邊,靜靜地觀望生命的一舉一動⋯⋯⋯

Death Always By Our Side
50 x 40 cm
Acrylic on canvas
Yuet-Lam Tsang


最後一次看見大頭的祖母,是在護老中心內。十年前,大頭和我如常前往探望,她正在午睡,我便坐在一旁,看著她一呼一吸的起伏,忽然在我腦海𥚃冒起了兩句說話:她的生命正變得越來越少,而死亡卻越來越多。如果生命可以裝到一支100ml的試管𥚃,那麼她给我的感覺是,只剩下10ml的生命。

  那時,她有認知障礙已好幾年,家人為她請了一個菲籍看護,每天到護老中心照顧她,除了吃,已沒有多餘精力,其餘時間她都在睡覺,靠著看護為她按摩來動動肌肉,她在最後的幾個月𥚃,幾乎什麼人也不認得,我們站到她眼前,她不認得,但眼神卻透露出一絲禪意,好像在説:我的肉身不知道你們是誰,但在我的意識硬盤𥚃,儲存了你們的Date。 

 生命和死亡本來就是一個套餐,有便兩者皆有,不能只要生命不要死亡。在我們心底中,早已清楚明白這是必然的人生程序,死亡就站在生命的旁邊,靜靜地觀望生命的一舉一動,我們絕大多數人會選擇忽略死亡,漸漸地,真的忘了他的存在,直至他觸碰了某個在你身邊的人,他的存在才會從朦朧中浮現,但時日久了,我們又會再一次忘了他,繼續在有限的生命當中,過著彷如永生不死的生活。

青蛙與人猿

香港在三個多星期沒有本地新冠肺炎病例後,忽然確診個案暴升。 昨天做了一個夢,細味一下很有意思。 女兒的房間有一排窗戶,眼看差不多都已關上,只剩下靠右第二個窗沒有扣上,留下一條幾乎察覺不到的縫隙。 這時候,有一隻青蛙突然從那縫隙橫身攝入屋內,它全身青綠色 、有一種黏膜包裏的感覺,看...